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细信息
新闻中心

近現代書畫頻創億元天價,收藏是否會轉向古代書畫?

时间:2013-01-15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管理员点击:1654次

 

 

 

近現代書畫頻創億元天價,收藏是否會轉向古代書畫?

 

 

 

李可染 《韶山 革命聖地毛主席舊居》

李可染 《韶山 革命聖地毛主席舊居》

 

 徐悲鴻 《巴人汲水圖》

徐悲鴻 《巴人汲水圖》

 

 

  光環之外的糾葛

  2010年,張大千的《愛痕湖》拍出1.008億元,中國近現代書畫首次突破億元﹔11月23日,中國嘉德“長征──大師們的筆墨征途”專場,李可染的《長征》以1.0752億元成交﹔12月10日,北京翰海秋拍徐悲鴻的《巴人汲水圖》以1.7億元成交,並創下了中國繪畫拍賣成交的世界紀錄。2011年,中國嘉德春季拍賣會,齊白石的《鬆柏高立圖 篆書四言聯》以4.25億元一舉創下近現代書畫拍賣的世界紀錄,成為迄今為止齊白石的最貴作品﹔同年,保利秋拍“中國近現代十二大名家書畫夜場”,徐悲鴻的《九州無事樂耕耘》以2.668億元成交,刷新了徐悲鴻作品拍賣的世界紀錄﹔北京翰海秋拍,傅抱石的《毛主席詩意冊》成交價為2.3億元。2012年5月12日,中國嘉德春拍“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專場,李可染的《韶山 革命聖地毛主席舊居》拍出1.24億元﹔6月3日,保利春拍“近現代書畫夜場”,李可染的《萬山紅遍》以2.93億元成交。

  徐悲鴻、齊白石、李可染、傅抱石等代表性藝術家,其作品不斷刷新著億元高價。這讓輿論聚焦近現代書畫。而這其中牽扯到的利益紛爭和炒作,那些困擾大眾的頑症,都被熱議。“在近現代書畫市場不能說沒有炒作,但這幾張名品絕不在列,它們還有很大的價值挖掘空間。炒作只是愚昧的短期行為,不過是投機者的臆想之詞而已。任何一個近現代大師的天價作品,沒有一個是炒作之為。換句話講,如果炒作,價錢肯定虛高,無人接手,而隻要我有足夠資金,我樂得接手上述這幾張名品,這能說是炒作嗎?”張娟肯定地表示。

  “如此天價,炒作是肯定存在的,主要是怎樣炒作,因為炒作需要理由。自2010年以來,拍場上的億元天價在逐漸減少,這是一個理性的市場反映。”王棟棟認為,這些藝術作品其藝術價值毋庸置疑,其實,市場的好壞與天價並無直接關系,關鍵要看市場供給和需求的分布情況,即使沒有那麼多天價,但中低價格的成交數量較多,反而更能証明市場的良好。藝術從價值到價格的轉化是一個越來越人為化的過程,所以藝術品的價格一旦被炒得太高,雖然會令人興奮,但同時也意味著風險,特別是在混亂的市場背景下,很可能這個天價就停止在某個人手裡。對王棟棟來說,比起億元天價,他更關注那些有價值,但價格尚未到位的作品。

  縱觀近現代書畫市場,國畫所佔比重較大,然而書法的拍場表現似乎並不如人意。張娟認為,國畫較書法來說裝飾性強、通俗易懂,從古人對藝術的欣賞排名“詩、書、畫、印”來說,書法就比畫要高,因而對藝術造詣、門檻的要求就高,玩的人群相對就少,這就造成了其總體價位偏低的局面。

  盡管如此,不可否認的是這幾年整體的近現代書畫市場確實增長太快,之所以給人這種感覺,在張娟看來,是因為它原本的價格太低。“同時代的畢加索和張大千,畢加索的一幅畫價值幾億美金,而張大千的一幅畫只是幾千萬人民幣,這是什麼樣的差距?現在中國的經濟持續、穩定、良好的發展,帶動了書畫收藏市場的繁榮,就近現代書畫市場來看,它的漲幅還很大,未來仍舊具有巨大的升值潛力,但一定要看具體作品,不能籠統下定義。”

  Tips

  新金融:投機者和造假者一般會如何仿制近現代書畫作品?藏家和投資者應如何避免彎路?

  張娟:仿制肯定要具備原作和仿制者這兩個要素。原作因其數量大且流傳較廣,較為易得,大部分造假者的所見、所學接近近現代畫家,甚至有些直接就是手把手教出來的學生代筆,題上老師的款即成。

  藏家和投資者要學習辨認清楚才去買肯定也不可取,那就隻有依靠行內研究幾十年的書畫專家的真知灼見、勤學勤問才能少走彎路,在實踐中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去悟,這樣可以事半功倍。

  新金融:您認為近現代書畫的投資回報率如何?

  張娟:近現代書畫投資從現在的市場走向來看,它不再是一個有暴利的投資項目,而是作為書畫界的中堅力量,它會堅挺、穩定地增長。年回報率保守來講,總體會在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區間。假如藏家和投資者認真分析行情,達到百分之五十甚至更高的回報率也很有可能。當然,這還要視具體作品而定。

  新金融:有業內分析人士認為,關注近現代書畫的藏家極有可能在多年的收藏之后,繼而轉向“古代書畫”。請談談您的見解。

  張娟:我認為經過了多年書畫藝術的鑽研和熏陶,藏家會關注古代書畫是必然的趨勢。因為知識積累越來越深厚,近現代書畫部分已不能滿足藏家的審美需要,想要再求高、求深,就隻能去關注古代書畫,那樣才具有挑戰性。

  王棟棟:玩古代可能比現代的難度更大,現實是近現代書畫都玩不好,要麼繼續被騙,要麼轉向當代。然而,轉向當代的出路更大,更具有操作可能性和收藏的意義。因為藏家和藝術家處於同一個時代,很多經驗和社會變遷都處在共同的認知中,容易產生認同感,假若藏家具有較好的眼力,那麼更有可能買到潛力股。然而古代書畫,既需要藝術的直覺,還需要極其專業的技術,因而更難。即使轉向古代收藏,這也是個別藏家的選擇。

(文章來源:新金融觀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