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理论研究 > 详细信息
理论研究

清末民初上海书画市场探微

时间:2014-02-05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点击:1724次
 
 
 
 
 
清末民初上海书画市场探微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4-02-04 09:17 
 
 
 
 
 
一、书画家群体与笺扇庄
 
清末民初是个风云际会的时代,也是艺术大师辈出的年代,上海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上海书画艺术品市场发端于清咸丰年间。清末文人袁翔甫在《望江南》中说道:“申江好,古玩尽搜探。商鼎周彝酬万镒,唐碑宋帖重千镰。真伪几曾谙?”充分反映了当时上海艺术品市场的风貌。
 
上海自开埠以后,工商业发展迅速,一跃成为全国的经济中心,其书画市场也随之兴盛,远远超过了昔日的扬州。张鸣河《寒松阁谈艺琐录》中记载:“自海禁一开,贸易之盛,无过于上海一隅,而以砚田为生者,亦皆于于而来,侨居卖画。” 可见,优越的地理位置与特殊的政治环境,使上海具有了中西交融的优势,同时也赋予了它开放前沿的书画市场环境,吸引了周边地区大量的文人画家来沪发展,卖画为生。
 
至同治光绪年间,时局动荡,画家为了生计,甚至不惜迎合世风:“(文人画士)多蛰居上海,卖画自给,以生计所迫,不得不稍投时好,以博润资”。当时有确切记载来上海求生存的画家,共计六百余人。黄式权在1883年的《淞南梦影录》中指出:“各省书画家以技鸣沪上者,不下百余人”,其中“书家如吴鞠潭、汤埙伯,画家如张子祥(熊)、胡公寿(远)、任伯年(颐)、杨伯润(璐)、朱梦庐(偁)诸君,润笔皆有仿帖。以视雍、乾时之津门、袁浦、建业、维扬,局面虽微有不同,风气所趋,莫能相挽,要不失风雅本色云。”这些画家大多不是上海本地人,以江苏人最多,浙江人次之。成员来源的复杂性也使得海派艺术呈现出杂糅和包容的艺术特点。
 
来自各省不同类型的书画家聚集在上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书画家群体,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融入市场,以专业技能换取金钱来维持生计。由于来沪的文人画家众多,竞争激烈,故大多都制订了润例:“上海为商贾之区,畸人墨客往往萃集于此。书画家来游求教者,每苦户限欲折,不得不收润笔”。他们还通过各种渠道宣传书画和润例,期望能在上海滩谋得一席之地。
 
然而,随着上海艺术品市场的极度兴旺,大众对书画需求不断扩大,一些知名书画家疲于应付,以致出现“代笔”的现象。通过吴昌硕与沈石友的往来信札,我们可以看到吴晚年就经常请沈石友代笔:“再奉去曹氏寿启,请公一读。元忠名,君直其号也,博学孝廉,官为内阁中书。缶素不相识。不能不有诗,另纸录上,乞为改至典雅或略带恭维,或再充畅最佳。四月二十二日要寄苏,能早日掷下尤感。”这是请沈石友改诗写联的。
 
此外,繁盛的艺术市场也吸引了大批宫廷遗老画家前来上海。晚清遗老李瑞清“辛亥革命”后就来到上海,售卖字画谋生。他的卖字润例写有:“自欧美互市,航轨东合,顷岁以来,商战益烈;运筹用策,不出市廛;灭国争城,无烦弓矢。是以大贾贵于王侯,卿相贱同厕役。尊富卑贫,五洲通例。若夫贫困不厌糟糠而高语仁义,诚是羞也。……不得已,仍鬻书作业。然不能追时好以取世资,又不欲贱贾以趋利。世有真爱瑞清书者,将不爱其金,请如其直以偿。”可见李瑞清已经意识到商业社会书画商品化为大势所趋,迫于生计,也只好顺应潮流了。
 
那么,这些画家又是如何卖画的呢?
 
其时书画家大都集中在老城厢一带卖画,当时“福州路西头三山会馆墙上每到夜里,常有卖书画者挂满了堂幅轴对,有书有画,其中以笺扇庄为最”。这里提到的笺扇庄,在上海书画市场中扮演着重要的中介角色。外地的画家初到上海,除了靠同乡关系或名流推荐外,主要就是借助笺扇庄展示作品,吸引买家,可以说它是画家作品成功打入市场的一个重要平台。
 
像“笺扇庄”一样的书画字号在上海还有很多。据清人葛元煦《沪游杂记》记载,至宣统元年(1909 年),上海笺扇店字号达到了109 家。其主要业务之一就是“代乞时人字画”,即直接雇佣画家绘制书画作品:“笺扇铺制备五色笺纸、楹联,各式时样纨折扇、颜料、耿绢、雕翎,代乞时人书画。”此外,这些笺扇店还担负着帮助画家谋生和建立声誉的功能,甚至要为贫穷的新人提供食宿,并为他们的书画作品寻找固定的买主。比如蒲华,刚从嘉兴来到上海时就借宿于戏鸿堂笺扇庄,白天在店内作画,晚上则借宿该店阁楼。又如任伯年1868 年初来上海时并无名气,画件也没有销路。他最初选择的落脚点即是当时社会上有较高声誉的古香室笺扇店,并“由胡公寿介绍在古香室笺扇店画扇为生计”。
 
除古香室之外,民国前期上海地区的笺扇庄还有锦润堂、戏鸿堂、得月楼、九华堂、朵云轩、怡春堂、文华堂、两宜堂及锦仁堂等。这些笺扇庄分布于上海市不同区域,且各负盛名:“洋场以古香室、缦云阁、锦润堂为最。城内以得月楼、飞云阁、老同椿为佳。”笺扇庄的老板大都具有一定的书画修养,有的也擅长书画。为了获利,他们在画家身上尝试了各种办法,如笺扇店经常招揽来沪的大小书画家,将其作品悬挂于店铺进行售卖,售后按十分之一收利:“接览书画,为便客起见,所点之人必求亲笔,向无贻误,所有书画家明让一成”。书画笺扇庄主人平时还经常盛情邀请这些书画家前来做客,喝茶饮酒,切磋技艺,甚至以诗画酬赠,意在延誉。
 
此外,笺扇庄还承担制订润格的业务。书画家一般制订好润例,送到笺扇庄制成价目表,顾客到笺扇庄求画时就会根据此表向笺扇庄订购,然后再由笺扇庄联系指定的书画家,画好后笺扇庄取来卖给顾客。有的画家为了提高销量,不惜以润例打折来促销:“各界纷求画扇,同人坚请减润,以广流传,原润花鸟扇面二元,今减收一元,限于夏历四月初十止。其余如例。”
 
随着市场对书画需求的增加,笺扇庄还会主动联系一些著名书画家作为自己固定的客户,有了他们的推荐,对画家打开销路无疑是很大的帮助。由于笺扇庄经营各种文房用品,又承办一些与文事相关的业务,故而往来客人频繁,书画家于此作画又十分方便。双方各取所需,满足了各自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