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理论研究 > 详细信息
理论研究

书画艺术,不能走向庸俗

时间:2014-03-19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点击:1848次

 

 

《书画艺术,不能走向庸俗》

 

张智前

 

        书画为什么要炒作呢?艺术品是多么珍贵的灵魂体现和至高无上的。炒作我认为就是欺骗老百姓。一个十分低能的画画人一经炒作和某某领导合影也不知这些领导是真的认识还是假的反正来个照片忽悠一下,领导不知什么状况被强行的介绍过来合影“留念”。可耻这种“文人画家”的卑劣行为真的令人作呕。但是这样的“文人画家”一经这样的炒作便被视为“大师”。连本科的水平都没达到的所谓作品,和垃圾差不多,一经这样的炒作,便被很多人视为宝贝,不惜高价收藏。法国籍的画家吕霞光曾问过一个很善于炒作的一位画廊老板:“一张擦过屁股的臭纸,你能炒作出成为顶级的艺术品吗”?回答:“完全可以,但是必须你的钞票到位。”

        擦屁股的纸连纸都不是,只是垃圾了,一进炒作,也能变成顶级艺术品,这就说明炒作者欺骗的能力太强,二是说明庸俗的人愚蠢到什么地步了。

        拍卖行有句名言很有趣:“瞎子买,瞎子卖,还有瞎子在等待”。所以有多么多的“瞎子”,都是被聪明人欺骗了。所以有那么多的庸俗之人恐似无药可医。

        庸俗的人,庸俗的市场太多的原因,必有庸官,庸官的作用更大于庸众。

       一位官员从权利上退休,还要担任闲职,画画办个人展,还需要这位昔日权人和今日仍然身居高位的人来捧场,因为不在其位了所以随便了很多,他叫来一位某美协的负责人来说: “888.我现在手里一点藏品都没有,你给我搞点。”美协的负责人说:“好的没问题,您要谁的?”官员说道:“差的不要,要收藏就要好的名家的最起码省级书协美协副主席以上的,还有各美院院长的,怎么样?”看看这段对话知道什么了吧!他不会问你书法绘画的优劣,不关心,所以当上理事了、副主席了,即使他的书法和鸡走路时留下的痕迹似的那样绘画连垃圾擦屁股纸都不如的,价钱也会随之而高。是这些庸官把垃圾搞起来的,所以腐败更可怕!醒醒吧!

        我看了一篇传席先生的文章小记,举了一个例子:南京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先生,一般认为他75岁之前写的最好,但他75岁之前没有什么大名气,他的字也没人要,送给人,人家也不当回事,各种展览,也没人和他约稿,他能进入江苏省国画院,据当时画院负责人亚明后来说:“老头子喜欢画画,画了一辈子没有名堂,他又是市政协常委,当过副县长,进来就进来吧。”又说:“老头子为人不错,送给我一大堆的字,我扔在桌子底下,外地来人我推荐江苏的书法家,我们首先推荐费新我,老头子人再好,书法人家不承认,怎么推荐?”1972年底,《人民中国》画报要出一个“中国现代书法作品选”。主要给日本人看的,《新华日报》编辑田原出于私人关系推荐了林散之。林散之先生作品被北京的启功,赵朴初,顿立夫,郭沫若看中,评价很高;日本人看到后,也十分震惊,誉为当代草圣。北京几个人一讲“好”,于是庸俗的人们便马上讲好,懂得也说好,不懂的也说好。争相拜师,外地的书画家们奔往南京索字,买字,那时已经76岁,尔后,又入了全国政协,又是书协的名誉主席,家乡也建了“林散之艺术馆”马鞍山市又决定再建一个更大的“林散之艺术馆”。林散之去世后葬在李白祠附近,弄的跟李白差不多。如果,启功先生,赵朴老,郭沫若先生几个人看不到他的字那时的话,他可能也就一生默默无闻了。他的字可能也就被庸人们视为垃圾。可怕,太可怕。

        齐白石,黄宾虹被现在人视为“双圣”,20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但是齐白石没有,陈师曾,林风眠,徐悲鸿的赞誉,他也就没有今天的地位。黄宾虹先生画了60年的画,一直到80岁,傅雷先生说他的画好,大家才跟着说好。

        我沉思总结了一下,凡事,大人物用脑子,明白人用眼睛,庸俗之人用耳朵。用脑则是思考想之,要用谁捧哪些人都有一定的道理。至于这些没有才能没有德行的,那是另外的事,要看对我是否有利,能否巩固我的地位,能否提高我的权威和钞票是否进入囊中多少,用眼睛的,即是看看这些人是否有真正的才华,是否有德行,这文章是否真好,这字画艺术品是否真好,这两种一起具备的太少。

        庸俗的人只会用耳朵听,用那张恶心的嘴去附和,权贵说好,他们说好,了不起大师之作,名品,圣品,权贵说不好,就得必须打死永不得起身。明白的人也分一二,徐悲鸿,林风眠,傅雷这样的人看的准讲出自己的道理,开启人的智慧,另一种呢是蒙人的,不好的说好,不值钱的擦屁股纸说是国宝,庸俗的人就立马掏钱争相抢购,现在的明白人后者居多,所以干什么都要炒作。

        严复给中山先生讲:“中国民品之劣,民智为卑,惟急从教育着手”,(候官严先生年谱)。鲁迅先生说:“中国本来就是撒谎国和造谣国的联邦”(《鲁迅全集》第7册通讯《致孙伏园》)先生更说:“凡是愚弱的国民,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呐喊,自序》)他在小说《祝福》中写到祥林嫂死了,开始十分不安,继而“然而在现世,则无聊生者不生,即使厌见者不见,为人为己,也还都不错,一面想,反而渐渐的舒畅起来。”陈寅格先生说:“中国现状,上诈下愚”。

        进度主席《商鞅徒木立信论》“而叹吾国国民之愚也;而叹执政者之煞费苦心也;而叹数千年来民智之不开,国几蹈于沦亡之惨也。”(《毛泽东手迹》)

        醒醒吧,大人物不要为了自己毁了国家的文化命运,不只是文化还会毁掉更多,明白人多一点吧救一救我们的优秀文化,让我们真的能够实现我们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庸人醒醒吧!知识提高一切,不要随风附和了,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梁漱溟先生的一部书名字叫《这个世界会好吗》,这个世界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