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   天津   |   北京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媒体时评 > 详细信息
媒体时评

美术界乱象频生谁在作怪

时间:2014-10-21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管理员点击:1854次

近日,机缘巧合,结识了著名美术评论家钱海源先生。钱先生虽已迈入古稀之年,思维异常活跃,见到我没一点陌生感,开门见山直接畅谈当代艺术的弊病。为什么呢?钱海源认为,身为一名艺术家,始终要沉静下心来,潜心于艺术创作。现在,都变了味道。普遍存在的现象是,当代要想当书画“名家”或者“大家”,已经不再需要经历“十年寒窗”,甚至数十载在艺术上的苦学和修炼,只需十天、半月或一年两年的“炒作”和“打造”,推广与宣传,就可“速成”造就出书画“名家”或者“大家”了。还有人尖锐指出,美术界乱象频生,主要是由于钱在作怪,今日之中国社会,全社会只认钱。这是何等悲哀。

  在聆听钱先生的言论之际,我们也不妨听下,且反问下自己:在美术界世风如此日下的情况下,还有人会去潜心按照艺术规律,按照艺术本体准则,去认真和踏实从事艺术劳动吗?还会有人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像一个苦行僧那样去追求与探索艺术吗?

  大抵真的是少之又少。曾记得,在翻看梅墨生先生写《大家不出世——黄宾虹》这本书时,读到无言以对。有一段话写到,“伏居燕市,每日在故纸堆中讨生活。他(黄宾虹)除了到琉璃厂去搜罗古物,看看一些字画,或者有些古董商偶尔来给他送字画、在古董商看来,他几乎很少主动与人交往的。”而宾翁画作如今被后人所追捧,但又有多少人了解真相呢?比如,黄宾虹在世的一生(91岁病逝),他也只办过两次展览。因此,梅墨生讲,“你想想,黄宾虹有多风光呢?他不可能有多风光。”后来与一位艺术家聊起宾翁大隐于世这件事。我们最想知道莫过于,如此长年累月耐得住孤独潜心于创作,究竟需要怎样的毅力和恒心才能坚持得住呢?后来我们探讨一番后,始终没能得知真实的答案。只惜斯人远去,今人空有叹服。因此,这位艺术家感叹,都说这个时代即将出现真正的大师,可是可能性有几成?浮世喧嚣,人心都散了。怪谁呢?最终还是在于艺术家自己。

  当然,身处于一个时代,没有人真正能做到不为世俗所干扰。就连鲁迅先生也曾感叹过,“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当然这不代表这个时代的艺术家,真得没有人能担当起世人从内心认可的大师一责吗?我认为,真正还能潜心于追求艺术本身的艺术家,如果不受外界的影响,真正能沉心静气,即使成不了大师,他也会毫无遗憾。因为他没有虚度光阴,找到了艺术本身存在的价值和自我存在的生命意义,足矣。真的,时代真的不同了,你只能做好自己。

  结尾再听听美术界一位老前辈肺腑之言。有位看不惯当前中国美术界怪现状的老前辈,在谈到当代美术界的问题时,用形象生动的比喻说:“现如今的美术界,好比水中之鱼,那些浮在水面的鱼,只要一遇风吹草动,就会跳得老高,以吸引人们对它们的注意,但其实这种鱼大都因为肉质不怎么好,因而不怎么受人欢迎,而那些无论水面上有何风吹草动,不声不响,一直安静沉在水底下生活的鱼,却是为人们看重的肉质很好的鱼。”老前辈非常含蓄,实则是对美术界出现某种怪现状的批评,发人深省。(转自人民网  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