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梧州   |   温州   |   佛山   |   郑州   |   上海   |   深圳   |   广州   |   石家庄   |   邯郸   |   长沙   |   武汉   |   西宁   |   银川   |   大连   |   哈尔滨   |   呼和浩特   |   天津   |   北京

新闻中心


媒体时评


展赛信息


首页 > 名家访谈 > 详细信息
名家访谈

翰墨绘伟梦

时间:2015-07-28来源:首都书画院作者:管理员点击:1445次

翰墨绘伟梦

 
2015-07-27 05:09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国画《上下五千年》的史诗意境

  作者:孙毅

翰墨绘伟梦

 

《上下五千年》(中国画) 赵梅生

  在赵梅生先生创作《上下五千年》期间,尽管几次听他谈过创作构想,也在头脑中形成了一些生动的画面,但当画卷徐徐展开,真正摆在面前时,我还是被深深地打动和震撼了。

  这是年逾九旬的国画家赵梅生先生的近日力作,丈二尺幅,以“上下五千年”为题,通过描绘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建筑与馆藏文物,展现了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文明与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画面整体由三部分构成:主体是国家博物馆的新老建筑,从国博前身国立历史博物馆筹备处,到国立历史博物馆故宫端门旧址,再到当今国家博物馆的宏伟新貌,有机融为一体。左翼是国家博物馆的馆藏文物精华:后母戊大方鼎、大盂鼎、子龙鼎,立于高山之上,山上遍地花朵。右侧是发射中的火箭,天空中的“嫦娥一号”人造卫星,以及围绕明月的飞天。

  整幅作品在构图和布局上呈S形状,色调上不吝笔墨、浓墨重彩,以写意的手法,勾画了青铜器物、高山巅峰、新老建筑、卫星火箭、飞天神女、花卉树木,可谓一幅集山水、花鸟、人物于一体的鸿篇巨制。三鼎的构图,是一种顶天立地式的布局,着青绿主色,生动体现了青铜的造型、质感和锈蚀的肌理。矗立的山石,用皴擦的笔墨技法,表现了丰富的线条变化,虽然在画面上只显露山巅部分,但分明让人感受到高山的雄伟。山顶鲜花盛开,既使山石增色灵动,又形成了鼎与石的色彩分割,画面浑然天成。山石向右推移,在留白过渡之后是一组高低起伏的建筑群,树木掩映的金色琉璃构成的古建群落,与白色主调纵横线条的现代建筑形成鲜明对比,又巧妙地构筑为一个整体。在现代国博的右方,以高耸的山峰造型,绘制了应天接地的火箭和发射塔,与左侧的古老三鼎遥相呼应,在画面上形成不可或缺也不可多得的比照与平衡。上方是当空皓月,围绕着的是翱翔的飞船和飞天,飞天衣饰上长长的飘带,自由舞动,巧妙地破了画作主体的纵横线条,成为整幅作品的点睛之笔。画面背景大部分用淡墨处理,仿佛是江山、是版图、是历史的长河。

  这是一部历史长歌,也是一篇盛世华章。《上下五千年》以其厚重的历史感、鲜明的时代感,纵览古今,用几个生动的意象,绘制了伟大中国梦的源起与绽放。历史一路走来,无数国之瑰宝汇入历史长河,构成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轨迹,从浩如烟海的文物典藏中选取三件青铜礼器作为代表,立于高山之巅,仿佛破土而出,又似从天而降,这些国之重器,代表了中华文明的精粹,传承了国之血脉。与历史文明的符号相对应,是当代文化科技的发展腾飞,赵梅生先生大胆采用了平常很难入画的飞船火箭作为意象,与历史文物产生对比,形成呼应,既是上下五千年文明长河的重要标志,更是以历史孕育未来,巧妙地以中华儿女的飞天梦,预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腾飞梦、中国人民幸福安康的中国梦。

  画卷中的国博建筑部分也是采用了对比的手法,历史与现实交错、古老与现代辉映,将1912年的筹备处、1926年的馆址,特别是2011年完成改造后的崭新建筑融为一体,旧貌新颜,写照出百年国博的发展历程,展示出中华民族发展强盛、中华文明赓续绵延的承载与家园。国博建筑与国之重器,形成了对“中华文明的祠堂祖庙”概念的高度概括,对“国家文化客厅”定位的生动写意。国博与复兴之路上的腾飞梦结合,形象自然地使“中国梦从这里起源”跃然纸上。

  回看整幅作品,由国家博物馆及馆藏文物这些具体造型出发,通过描绘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与文明,聚焦到伟大的中国梦这个主题。作品题款充分表达了赵梅生先生的创作意图:中国国家博物馆是中华文化的祠堂和祖庙、“中国梦”的发源地和国家的文化客厅。国家博物馆承载了历史长河的文明与血脉,担负着传承文化的历史使命,“中国梦”更是凝聚了无数华夏儿女的心,在“中国梦”的引领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然成为现实。

  赵梅生先生用饱经沧桑的人生练达,再一次向艺术高度作了挑战。他以饱含情怀的笔墨,描绘出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悠久厚重,勾画了百年国博的历史足迹、精神家园。中国梦部分让赵梅生先生煞费苦心,这是最难体现的部分。赵梅生先生大胆地运用火箭、飞船这样一些不入传统中国画的意象,使一幅浓重历史感的作品,同时具有了鲜明的时代感。特别是描画飞天与“嫦娥一号”飞船相依,既延伸了历史触角,追溯了古老传说,又拓展了时间空间,生动含蓄表达了“中国梦”的深刻内涵。赵梅生先生大胆突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选取这个题材,创作时代精品,这是一位老艺术家的自我挑战,更体现了一位艺术家的历史责任和时代担当。

  纵观作品,其展现的笔墨和气度,开阔昂扬大气,反映了鲜明的个人气息,流露出不拘一格的创作理念和艺术追求,也可从中窥见赵梅生先生创作的非凡功力和独特风范。如今,《上下五千年》这幅史诗般的巨制已经绘就,它的价值与成就,留待时代去检验、历史去评说。